您當前的位置是:首頁 > 政務要聞 > 鳳岡要聞
劉義華:初心不改為詞作
  字號:[]  [我要打印][關閉] 視力保護色:

唱響中國2019留影。

  一張英俊秀氣的臉透露出他的內斂,一對不濃不淡的眉毛暗示出他的豪氣,一副黑邊眼鏡裝點出文質彬彬的潛質,一身十分得體的西服襯托出“海歸”般的形象。他叫劉義華,是鳳岡縣融媒體中心編輯、《鳳岡報》執行總編。也是遵義市音樂文學學會副會長、遵義市第三批市管專家、第四屆遵義市(敬業奉獻)道德模范。

  走近劉義華,我感覺到他身上有一種使不完的勁,有一種積極向上的正能量,有一種值得歌詞創作者學習的拼搏精神。

  深厚底蘊,來自童年苦讀

  受家庭環境的影響,劉義華自幼就喜歡看書。小學四年級時,就從他父親的抽屜里“偷”出小說《水滸傳》來看,五年級便看完小說《三國演義》。隨后,家中的《楊家將》《楊門女將》《說唐》《少西唐》《說岳全傳》《聊齋志異》等等評書、小說和200多本連環畫成了他少年時最好的伙伴。

  與其他小孩不同的是,劉義華看古典名著和連環畫看的是經典的詞句、精彩的描寫;看的是句子的對仗、修辭手法;看的是古人的睿智和英雄的俠肝義膽。至今,“楊志押送金銀擔,吳用智取生辰綱”這些章回條目還背得滾瓜爛熟,黃繼光、邱少云、董存瑞、劉胡蘭等英雄的事跡都還記得一清二楚。

  劉義華尤喜章回體小說,后來讀“梁羽生”、讀“金庸”達到一天一本的最高紀錄。他看的不僅僅是梁羽生、金庸小說里邊的武俠,還有其中的歷史、地理、民俗、愛情、醫術等等。里邊創作或引用的詩詞,他特別喜歡。像梁羽生《七劍下天山》中《八聲甘州》這樣的開篇詞:“明日天涯路遠,問誰留楚佩,弄影中洲?……”30多年過去了,他還記得清清楚楚。

  苦讀詩書也給他帶來了很多快樂。一是小學時作文就很好,常常受到表揚;二是和小朋友在一起總有講不完的故事,很多小朋友成了他的小跟班;三是學到了很多古人的文雅言辭,很受老師的喜歡。

  “嚴格地說,我之所以從事語言文字類的工作,是因為除了在中文系的學習外,還與小時候與這些書為伴有關,它們讓我積淀了一些文學底蘊。”劉義華對筆者說。

采訪途中。

  迷戀歌詞,校園初試鋒芒

  1986年的一天,鳳岡縣城大街小巷貼滿了放映香港導演張徹執導的影片《霹靂情》的海報。海報上把該片的主題曲及五首插曲全部公布了出來,同時還寫上了“黃霑作詞”。這是他記憶中唯一的一張標明影片主題歌詞作者名字的海報。《霹靂情》的上演,讓人們記住了詞作者黃霑,而主演是誰好像沒有幾個人記得。那時,3角錢一張電影票的《霹靂情》他竟然一天看了三場,并不是劇情吸引他,而是被電影的主題曲及插曲感染了。第二天上學,念初中的他在課堂上把《霹靂情》主題曲《情》的三段歌詞一字不差全默寫了下來,令周圍的同學驚奇不已。不過,那節課老師講的什么內容,他一概不知。從那時起,他就產生了創作歌詞的沖動。

  上世紀八十年代是文藝繁榮的年代,小說、詩歌、電影、音樂……都產生了不少經典之作。在那個質樸、純真而又充滿激情的年代,每個人都在追逐自己心中的夢。中學生們大多有一個非常精致的硬面抄,里面抄的全是流行歌詞。劉義華與他們不同的是,在每一首歌名下邊都注上了詞作者的名字,比如陳哲、甲丁、羅大佑、葉佳修、鄧偉雄等等。當時,劉義華周圍開始有了“追星族”,影星、歌星成了不少少男少女心中的偶像。他也有偶像,他們都是詞作家。

  1986年,劉義華開始寫歌詞。那時,他的筆名也有一個“霑”字,即“俠霑”。現在想來,他自己也覺得有些幼稚可笑,但那純粹出自于他對黃霑老師的一種敬仰之舉。終于在1989年,他在貴州省語文學會《導讀報》上發表了第一首歌詞《龍的誓言》。此后,他便陸陸續續在各級報刊,包括全國唯一一家向國內外公開出版發行的國家級音樂文學刊物《詞刊》,發表歌詞作品及音樂文學文章。

采風途中。

  堅定執著,我寫我歌我快樂

  對于歌詞創作,劉義華是認真且執著的。從初中語文教師到職校語文教師,再到媒體編輯,這一系列角色的改變之中,劉義華也隨之丟棄了許多愛好,一改他在講臺上的那種張揚而變得低調起來,唯一不變的是他矢志不渝的歌詞創作。“伸屈但作酒,苦樂且當歌”(劉義華《苦樂人生》)。大到家國天下,小至個人情懷,都在他的筆端之下默默傾訴。

  劉義華詞作題材多樣,風格各異。題材包含迪斯科舞曲、校園歌曲、西部歌曲、武俠歌曲、愛情歌曲、形象歌曲、哲理歌曲、古典歌曲、少兒歌曲、勵志歌曲、運動會歌曲等等;風格上有粗曠豪放、有低沉婉約、有清新雋永、有纏綿悱惻等等。他堅持“無情不歌”的創作原則,力求讓詞作達到“有曲能唱、無曲能讀”的境地。“歌詞很好,確實有功力。”著名音樂人、詞曲作家、音樂制作人、《九月九的酒》詞作者陳樹這樣評價劉義華的詞作。

  33年來,他在詞作的道路上矢志不渝,聽音樂、品歌詞、看詞論,成了他的常年必修課。經過苦苦的耕耘,他摘取了豐碩的果實。從他15歲開始歌詞創作起,截至2019年,在各類報紙、雜志包括全國唯一向國內外公開出版發行的國家級音樂文學刊物《詞刊》發表歌詞和音樂文學文章共100余首(篇)。著有個人詞作專集《太空狂舞》一書(中國文聯出版社2000年12月出版);詞作(詞作歌曲)收入中國文聯出版社、中國文史出版社、中國文化出版社、中國戲劇出版社、中國音樂家音像出版社、香港名人出版社等出版發行的歌詞歌曲專著及CD/DVD專輯19部;獲全國歌詞創作大賽獎勵26次(其中,獲特別獎1次、金獎8次、一等獎2次、歌詞創作成就獎1次、歌詞創作杰出成就獎1次),獲省級歌詞創作大賽獎勵2次。2009年入選《建國六十年全國優秀詞曲人物辭典》,2013年獲“中國優秀音樂指導師(作詞)上崗認證”,2014年獲“中國大眾音樂技能(作詞)指導師上崗認證”以及“中國大眾音樂拔尖音樂人才認證”,2017年被中國大眾音樂協會評為“中國大眾文藝振興先進個人”,2018年,經中國文化藝術人才管理中心專家評審組審核,錄入中國文化藝術人才庫(音樂一級)。

  2015年8月,遵義市音樂文學學會成立。作為副會長的他,一邊堅持歌詞創作和歌詞理論研究,一邊協助會長陳守剛忙于會務。一改往昔的“孤軍作戰”為“團隊作戰”,在省內及全國為遵義市的音樂文學事業贏得了榮譽。

  “衣帶漸寬人憔悴,好詞何懼等千年。”為了謳歌偉大的時代、贊美多彩的家鄉、傾訴自己的心聲,劉義華表示,要一直沿著音樂文學這條路走下去。(攝影:陳守剛 陳昌霖 吳波)

  作家檔案

  劉義華,男,漢族。中國音樂文學學會會員、中國大眾音樂協會會員、世界華人音樂家協會會員、中國音樂家協會流行音樂學會會員、貴州省音樂文學學會會員、遵義市音樂文學學會副會長、詞作家,遵義市市管專家、遵義市(敬業奉獻)道德模范,鳳岡縣融媒體中心編輯。作品在國家級報刊發表并屢獲全國大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