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是:首頁 > 政務要聞 > 鳳岡要聞
偏刀水蘇維埃政府成立經過及歷史意義
  字號:[]  [我要打印][關閉] 視力保護色:

    編者按:1935年1月上旬,紅軍長征到達貴州遵義城,在遵義會議即將召開之際,黨中央面對當時嚴峻復雜的敵情,為確保遵義城的安全和遵義會議的順利召開,駐守在湄潭的紅九軍團按照中革軍委指示將警戒范圍延伸至鳳岡偏刀水一線。1月14日,紅九軍團派200余名紅軍來到偏刀水開展革命活動,組織發動群眾,搗毀偏刀水厘金征收處,成立了偏刀水蘇維埃政府。1月15日下午又奉命返回湄潭。盡管紅軍在偏刀水只停留了兩天一晚的時間,但卻播下了革命的火種。紅色薪火代代相傳。為紀念偏刀水(琊川)蘇維埃政府成立85周年,中共鳳岡縣委黨史研究室,中共琊川鎮委員會、琊川鎮人民政府,鳳岡縣政協教科文衛體與學習文史委員會聯合推出了《偏刀水蘇維埃政府成立經過及歷史意義》《紅軍長征到琊川帶來的影響》這兩篇文章,以饗讀者。

  一、偏刀水蘇維埃政府成立的經過

我也

指揮部遺址。

  1935年1月3日,中央紅軍渡過烏江分多路向黔北遵義挺進,1月5日,隨中央紅軍一起的紅一軍團一師、十五師和紅九軍團攻占湄潭,紅九軍團進駐湄潭縣城后,又遵照中革軍委1月6日《關于我軍七日行動的部署》電令指示精神,于第二天派干部伍保善和另一名姓楊的同志,帶領部份紅軍進駐到離湄潭縣城約40余里與鳳岡縣接壤,地處黔東交通要道,當時商業較為繁榮的永興鎮,擔任遵義城的外圍安全警戒。紅軍到達永興后,一邊休整,一邊組織宣傳發動群眾,開展革命斗爭。

(黃升華、曹詣 繪畫)

  當時,原駐守湄潭的黔軍第八團萬士炯部已逃往思南,正伺機想返回湄潭。而隸屬追剿軍中的湘軍第五十三師李韞珩、六十三師陳光中兩部共10個團的兵力也趕到了鎮遠、石阡一線聚集待命,準備北進。離烏江河閃渡不遠的偏刀水(今琊川鎮)固然就成了一個防御空缺。而此時,遵義會議即將召開,面對嚴峻復雜的敵情,為確保遵義城的安全和會議的順利召開,駐守在湄潭的紅九軍團遵照1月12日中革軍委的來電指示精神,決定將現有的警戒范圍作適當延伸至鳳岡偏刀水一線。并于1月14日上午,將駐守湄潭永興正經錫落坪、天城塘、皂角橋到水鴨子(今湄潭興隆)各處開展革命活動的部份紅軍(約100余人),與奉命從湄潭縣城趕來水鴨子準備去偏刀水的100多名紅軍會合,共計200余人。由一位姓蘇的紅軍干部帶隊,在曾以做小生意為掩護,到偏刀水偵察過的老田和小尹帶引下,經水鴨子、杉樹坳、十里溪、高院墻、張家大土由當天中午到達離偏刀水街上僅有一公里遠的西南面三教寺。

  一聽說紅軍要來了,偏刀水街上的地主老財、豪紳們便聞風匆忙外逃。驚恐倉惶的偏刀水區長付穎清帶領一支約有50人的地方保警隊,正準備逃走時,突然見派出去三教寺方向探聽消息的區保警隊兵丁薜成良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回來向他報告說:“付區長,從張家大土那邊來的紅軍都已經打到街背后的三教寺啦!我一發現他們就趕快往回跑,結果有兩個緊追上來就不停步,追得我氣都喘不過來啦。”付穎清聽后,急令身邊的兵丁林狗兒(林少清)帶著兩人繼續到場西南面去偵察,林狗兒馬上帶著兩名兵丁小心翼翼的出桐子巷沿著街西邊的城墻搜索行進,當走到中街楊家巷后面時,突然發現在前面不遠處有幾個紅軍正準備進街背后劉家大田附近的小城門,被嚇得慌亂之中的林狗兒他們便趕緊朝那邊開槍射擊。正在小城門邊的幾名紅軍也立即散開邊開槍還擊,邊大聲喊道:“不要打槍!不要打槍!”這時區長付穎清又派了一個兵丁跑來對他們說:“林狗兒,付區長喊你們趕快回去跟他走,他叫我對你們說,千萬別惹那些人喲,他們兇得很,在江西幾十萬國軍都沒有打得贏他們,我們這幾個保警隊,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趕快回去跟他走,我來的時候,付區長都已經在王虎成家門口坐上滑桿出水東門往萬佛山方向去啦!話我已經帶到啦!你們可要快點啊,要不然晚了,一會可追不上付區長他們啰。”那兵丁說完轉身便跑。林狗兒他們一聽前來報信的兵丁那么一說,也趕快站起身來隨著那報信的兵丁撒腿就跑。

  付穎清帶著幾個嘍啰和一大群區保警隊的兵丁們從水東門剛剛跑出偏刀水,過孫家坡還沒有走到大灣,紅軍的大隊人馬就從三教寺方向來到了中街背后,他們沿著街后的石墻,兵分南北兩路,從上下場口進入偏刀水。居住在偏刀水街上的周紹齊、劉錫彬、田恒久、劉云超、劉煙然、陶清榜、楊永升、陳吉鑫等人立即帶領群眾,燃放著鞭炮,在上下兩場口迎接紅軍入場。

  紅軍進入偏刀水后,紀律嚴明,秋毫無犯,雞犬不驚。辦事處設在上街的禹王宮里,紅軍的幾名指揮員就住在離禹王宮不遠的劉定倫家,其余戰士則分別住扎在上街豬市壩旁的李紹周家、中街煙行的劉幫亮家和下街的劉文超家。紅軍安頓駐扎下來后,于當天下午,就分別走上街頭訪貧問苦,慰問受苦群眾,并啟發他們揭發街上的土豪惡霸欺壓群眾的罪行。

  他們通過走訪并與街上群眾們的廣泛接觸,對街上群眾的生活困苦有了進一步的了解。街上的群眾們生活極度貧困,衣不蔽體、忍饑挨餓。要想改變這一現狀,就必須得盡快組織街上的群眾們起來進行革命斗爭,建立自己的政權才行。

  當天晚上,在劉幫亮家,紅軍召集街上進步群眾周紹齊、田恒久、劉云超、王習瑞、劉金廷、劉錫彬、劉志剛、陶清榜、陳來明、雷四、王六清等20余人開會,首先成立了偏刀水抗捐委員會,由劉志剛(另一說法是田恒久、陳來明)任抗捐委員會主任,成員有周紹齊、田恒久、劉云超、王習瑞、劉金廷、劉錫彬、等20余人。

(黃升華、曹詣 繪畫)

  第二天上午,抗捐委員會在紅軍們的帶領下,搗毀了偏刀水厘金征收處,并宣布今后偏刀水的群眾們做買賣不再繳納厘金和稅款。他們還封存了街上劉幫亮、楊賓宇、劉文超、付穎清等土豪財主的財產。并將街上財主劉文超、劉銀生和付穎清家里的大肥豬拉出來殺了,帶毛割成條塊,拿到萬壽宮(當時的區公所駐地)發放給街上的群眾。他們打開財主們的糧倉,將倉里的白米、谷子散發給群眾。他們將從財主家里沒收來的衣服,集中到萬壽宮里,讓街上那些衣不蔽體的群眾們前來領取。每家豬肉一塊、白米幾升、谷子一背兜,還有衣被等等。紅軍還在街上張貼“打倒土豪劣紳”“廢除一切苛捐雜稅”“紅軍萬歲”等標語。對紅軍和抗捐委員會的這一作法,偏刀水街上的群眾們無不興高采烈,拍手稱快。

  中午,紅軍又組織眾多群眾在禹王宮里召開民眾大會,會場井然有序,盛況空前。大會由紅軍負責人蘇同志和新成立的偏刀水抗捐委員會主任劉志剛主持,紅軍李連長首先登上戲臺講話,他說:“窮人兄弟姐妹們,你們不要害怕,我們是一家人,我們打的是土豪劣紳……”李連長講完后,蘇同志站在禹王宮里的戲臺上宣布偏刀水成立蘇維埃政府,下設抗捐、貧民和除奸三個委員會,接著他又向開會的群眾宣講了紅軍的主張、政策,紅軍的任務,紅軍為什么是窮人的隊伍?中國革命的前途是什么?抗日救國的根本方針是什么?會議期間,不時有參會的紅軍戰士站起來領呼“中華蘇維埃萬歲!”“中國共產黨萬歲!”“紅軍萬歲!”等口號。會后,紅軍及全體開會的群眾整隊從禹王宮的小山門出發,紅軍在前,群眾在后,經米店上街,舉行了聲勢浩大的游行,以慶祝偏刀水蘇維埃政府的成立,游行隊伍呼喊著口號,從上街川主廟一直游到下街的魯班廟。

  游行慶祝結束后,當天下午,紅軍蘇同志和抗捐委員會的劉志剛商量,正集合隊伍,準備叫熟悉當地情況和道路的劉錫彬帶領一隊紅軍到萬佛山,劉志剛帶領一隊紅軍到螞蝗溝。同時搜查清理土豪劣紳逃離時窩藏兩地的糧食、財物時。一個跑得汗流滿面戴草帽的老年人,從衣袋里急匆匆地拿出一封信交給了正站在隊伍前面講話的蘇同志,蘇同志看完信后,便立即轉身給站在一旁的劉志剛作一番交待囑咐,又從衣袋里掏出了一大把蘇維埃券遞送給了劉志剛和周紹齊。劉志剛、周紹齊他們一見紅軍要走,匆忙之間,便收拿了不少土特產、干菜讓他們帶著路上吃。不一會兒,前來偏刀水的紅軍們,便分兩路撤離了偏刀水。一路經錫落坪、龍潛鄉回永興;另一路仍經十里溪、杉樹坳、魚龍山繞道回湄潭。帶路來的老田和小尹也隨紅軍一道去了湄潭。

  紅九軍團的兩百余名紅軍為確保遵義會議的安全順利召開,來偏刀水負責警戒,雖然只停留了短暫的兩天一晚,但卻給偏刀水街上的群眾們留下了希望與信心。讓他們知道在中國,當時只有共產黨領導下的工農紅軍才是誠心誠意為窮人鬧翻身,為救國救民打天下的。紅軍走后,盡管當地反動武裝卷土重來,對街上的群眾兇惡殘暴,但仍阻攔不了當地的群眾們向往紅軍,用各種方式起來與反動派進行斗爭的信心和決心。紅軍撤走后,在偏刀水的群眾中流傳著這樣兩首民間歌謠:“我們偏刀水,有了蘇維埃。干人們,大家干起來!官僚惡霸,土豪劣紳,交出字筆(地契),投降蘇維埃。”“我有蘇維埃,哪個敢來挨,區長、保長和甲長,紅軍回來掉腦袋。”

  二、偏刀水蘇維埃政府成立的歷史意義

  1、標志著偏刀水已納入川黔邊根據地范圍。1935年1月14日中午紅軍進入偏刀水駐扎下來后,就分別走上街頭訪貧問苦,當天晚上,又在街上劉幫亮家召集街上進步群眾周紹齊、田恒久、劉云超、等20余人開會,商量建立偏刀水蘇維埃政府事宜,當晚還成立了偏刀水抗捐委員會。第二天上午,在紅軍的帶領下,新成立的偏刀水抗捐委員會搗毀了偏刀水厘金征收處,宣布今后偏刀水的群眾做買賣不再繳納厘金和稅款。并且還將沒收的地主老財財物集中散發給街上群眾,抗捐委員會還幫紅軍在街上到散發和張貼“打倒土豪劣紳”“廢除一切苛捐雜稅”“紅軍萬歲”等標語。中午,紅軍又組織街上群眾在禹王宮里召開大會,宣布成立偏刀水蘇維埃政府,下設抗捐、貧民和除奸三個委員會。會后又舉行了聲勢浩大的游行,以慶祝偏刀水蘇維埃政府的成立。這表明當時紅軍已把偏刀水納入準備新創的以遵義為中心的川、黔、邊根據地范圍。

  2、見證了長征中兩個重要會議中央戰略決策的轉變。紅軍在1935年1月初進入遵義區域后,就立即深入到遵義、桐梓、湄潭、余慶幾縣駐地附近,廣泛宣傳發動群眾,建立基層革命政權。1月15日,就在遵義會議召開的第一天下午,偏刀水蘇維埃政府宣布成立軍民共同慶祝游行后,駐扎在偏刀水的紅軍就收到了紅九軍團讓他們立即回撤湄潭的命令。這在當時錯綜復雜的敵情下,盡管遵義會議剛剛召開,但到達偏刀水負責安全警戒的紅軍仍是執行黨中央在黎平會議上提出的“新的根據地區應該是川黔邊地區,在最初應以遵義為中心之地區,在不利的條件下應該轉移至遵義西北地區。”這一戰略方針。1月15日下午,根據突變的敵情,黨中央已經在開始將黎平會議原定政策調整為“由黔北地域經川南渡江后轉入新的地域,協同四方面軍,由四川西北面執行總反攻,并爭取四川赤化的基本方針。”收縮部隊,開始作戰略轉移北渡長江的準備。紅九軍團到偏刀水雖然只停留了兩天一晚的時間,就在遵義會議召開的當天建立了偏刀水蘇維埃政府。盡管當年偏刀水蘇維埃政府建立存在的時間極短,但他卻是紅軍長征中黎平和遵義兩個重要會議中央戰略決策的轉變見證者。

  3、堅定了偏刀水群眾的革命信心。紅九軍團的兩百余名紅軍在偏刀水雖然只停留了短暫的兩天一晚時間,建立了偏刀水蘇維埃政府,盡管存在的時間短,但卻留下了革命的火種。堅定當時偏刀水街上群眾的革命的信心,給他們帶來了翻身求解放的希望。紅軍離開后,偏刀水的大批進步青年、愛國人士在當年紅軍革命精神的鼓舞下,如黃培紀、劉國鎰、任吉麟等人,都積極投身參加了革命。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信息